玩遊戲做公益:Extra Life 將 Netflix 志工聯合起來回饋社會

一名 Netflix 工程師的家人遭遇健康危機,促成跨三個城市的募款活動

上個月,三個城市的 Netflix 員工志願投入 Extra Life 長達兩天的募款活動,這個非營利組織讓遊戲玩家能夠支持「兒童奇蹟網絡醫院」(Children’s Miracle Network Hospitals)。

Extra Life 成立於 2008 年,募款方式是讓志工報名參加一天的遊戲活動(從電玩到桌遊都可以),接著邀請玩家的親朋好友捐款支持他們(有點像請人贊助你參加鐵人三項,不過好玩多了)。募得的款項直接流向美國及加拿大 170 間兒童醫院,每間醫院可以自由決定用途。(Extra Life 至今已為 1,000 萬名兒童募得超過 5,000 萬美元。) 

住在洛思加圖斯的軟體工程師布萊恩·莫尤斯 (Brian Moyles) 是名資深員工,在 Netflix 任職了 8 年,他在 2016 年組織了 Netflix 的第一場 Extra Life 活動。莫尤斯這麼做是因為 2015 時,家人遭遇一場健康危機,他 7 個月大的女兒愛碧嘉 (Abigail) 遭診斷罹患心律不整,必須打鎮靜劑並裝上葉克膜。

愛碧嘉後來在史丹福兒童醫院 (Stanford Children’s Hospital) 的加護病房住了兩個月,期間不小心導致她聲帶麻痺,必須以胃造口餵食。出院回家後,她仍需使用餵食管,隔了幾個月才完全康復。「到現在已經四年了,後來都沒有再出什麼問題。」他說。

不過,那場考驗留下了長久的影響。「那肯定是我人生目前為止最煎熬、最困難的經驗。」莫尤斯回憶道。「當時我們覺得很艱難,但身旁有許多一樣經歷苦難的家長陪同,互相鼓勵,他們的孩子也遇到同樣的情況,許多甚至比我們更糟、充滿更多不確定性。這件事改變了我們,改變了我們與孩子、家人、朋友以及與世界的關係。」

Netflix 於 11 月 9 日在洛思加圖斯舉辦的 Extra Life 活動


對他太太丹妮爾 (Danielle) 來說,這個改變就是成為一名護理人員。對莫尤斯來說,則是在 Netflix 發起 Extra Life,他說公司的文化讓他覺得自己可以做這件事。「比起我待過的任何一個組織,Netflix 更願意給員工自由與自主,以獲得員工的信任與責任感。」他表示。

在 Netflix 按員工捐款金額等額加碼之下,這一小群志工在第一年就超越 5,000 美元的募款目標 ,而且不久就開始討論要再辦一場。「那次活動後的熱度,還有大家對明年的期待,真的令我印象非常深刻,讓我相信我們可以持續擴大,讓它超越現有的規模。」莫尤斯說。

自那之後,Extra Life 成為 Netflix 員工的年度活動,規模與範疇都逐漸成長。(去年,Netflix 員工募得超過 2 萬 5,000 美元,今年則達 3 萬 2,000 美元。)該活動後來也讓 Netflix 志工的親朋好友參加,2019 年有 100 名左右的員工與員工親友共襄盛舉。

不過目前最大的進展是,他們在洛杉磯與鹽湖城辦公室舉辦了兩場新活動。雖然莫尤斯說拓展地理版圖「有它相對應的各種挑戰」,不過兩處辦公室都有同仁願意、有能力協助。 

活動開跑前,Netflix 鹽湖城辦公室有幾位 Extra Life 志工,特地到附近的基層兒童醫院 (Primary Children’s Hospital) 去看進行中的募款活動。

照片中由左至右:丹尼爾·傑普森 (Daniel Jepperson)、奧斯汀·史密斯 (Austin Smith)、葛芬·強森 (Griffin Johnson)、格雷戈里·蒙塔古 (Gregory Montague),中間是基層兒童醫院的茱莉亞·薩克斯頓 (Julia Saxton)。

「這個活動在做的是非常重要的事,可以徹底改變他人的人生,我們真的都很高興能夠為此盡一份心力。」研究分析師奧斯汀·史密斯說道。「我們希望我們的活動跟貢獻,能夠在他人最艱難的日子裡,以某種方式減輕他們的痛苦。」

為呼應 Extra Life 的遊戲精神,鹽湖城基層兒童醫院特地使用 2018 年的 Extra Life 捐款,替每間病房購置一台 Xbox One X。病童即使因為健康狀況而需要隔離,仍然可以在私人伺服器上一起打遊戲。

「有 Netflix 這樣的公司支持兒童奇蹟網絡醫院,對於我們達成使命真的是至關重要。」基層兒童醫院的兒童奇蹟網絡計畫負責人茱莉亞·薩克斯頓表示。「而且這件事的意義實在不只是金錢,對我們地方社群的病童與家屬來說,這還傳達了對他們的支持與鼓勵。」

莫尤斯說 Extra Life 的活動除了替公益募款,也幫助他與 Netflix 其他部門及其他辦公室的同事建立連結。

「雖然事情很多,最後卻變得很好玩。」他說。「若不是因為這個活動,我可能不會有機會跟全公司的優秀人才合作。而且能夠幫助到需要幫助的人、帶來改變,感覺很棒。」

接下來呢?莫尤斯希望 Netflix 的 Extra Life 規模能拓展到海外。他說:「最重要的是,我希望這能成為 Netflix 的傳統,就像這裡的一些其他活動一樣,開始規模很小,後來卻不斷成長,最終融入這間公司 DNA。」

-- Kate Stanhope

Kate Stanhope 為 Netflix 通訊團隊成員。

照片由 Simpson Yiu 與奧斯汀·史密斯提供

查看更多下列內容的資訊: 公司部落格

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