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劇本到大銀幕:運用科技輔助製片工作

Netflix 在各方面皆與 20 年前甫問世時截然不同,其中,製片方式也有了大幅度的改變。隨著 Netflix 逐漸轉變為全球娛樂內容製作公司,我們也開始自行擔綱影片從開頭到結尾的所有製作工作。製片是複雜且精細的工作,但在過程中,運用科技促進創新、合作與溝通的程度,卻遠不如其他產業。Netflix 製片的據點廣布全球數十個國家/地區,且規模不斷擴大,除此之外,為 Netflix(或代表 Netflix)製作影片的人員高達數萬人,因此我們面臨了一項特別的難題。過去兩年,我們持續探索這個問題;而現在,我們很高興看到能夠讓科技與製片接壤的機會。

在這兩年中,有一個叫「Prodicle」的重要計畫。Prodicle 的重點是將各種製片應用技術交給自由接案的製片人員。只要建立這個基本條件,我們便能運用現有技術(例如 Google 的 G-Suite)與製片團隊即時合作。除此之外,我們還得以帶入新技術,重塑製片規劃與後勤的基本工作,舉例來說,這是我們頭一個搭載了進階技術的網頁應用程式,名為「Prodicle Move」。

建造 Move 的宗旨在於解答一個簡單的問題:「現在拍攝現場的情況如何?」。我們希望讓所有人掌握此資訊,而透過這個行動應用程式,我們便能提供所有使用者重要的拍攝資料。Prodicle Move 本身及其蘊含的概念並非新突破,但是卻帶來希望無窮。未來,我們將可能可以即時彙整以往只能在電子郵件或 PDF 檔裡呈現的資訊,這可說是為提升製片工作及製片廠效率,開啟了無限可能。

數個月來,我們已在幾個大成本電影/影集的製片工作上試用 Move。許多合作夥伴皆樂意採用新方法,勇於改變重要工作流程,如《GLOW:華麗女子摔角聯盟》(GLOW) 以及《波特萊爾的冒險》(A Series of Unfortunate Events,港譯《尼蒙利斯連環不幸事件》)的製作團隊。開放軟體試用、收集意見回饋才短短幾週,我們機敏的工程團隊便已將收到的回饋轉化為新功能,這為開發工作建立了穩固的意見迴圈。此一理想的合作關係,讓我們得以持續學習和茁壯。

過去,製片這項「工作」一直是艱鉅又複雜,並且有各種缺乏效率的層面。請試想:數百個過去從未合作過的人,聚集在世界各地的全新工作地點,砸下數百萬美元的資金,只為完成一個故事。若拍攝地點橫跨全球多個地方,旅行、時區和不同國家文化之作業方式等因素,又會為這種亂中有序的情況增添困難度。這樣的靈活度在創意發想方面,雖為劇組提供了極大自由,但卻讓製片團隊的管理作業變得困難無比。我們必須鼓勵並保護電影藝術,為達此目的,簡化撐起這門藝術的營運流程是一大重點。為什麼呢?因為唯有減輕營運作業的負擔,劇組人員才能更專注於揮灑創意。

製片工作也包含任何產業皆需處理的基本工作,諸如人員管理、設施/供應商關係、規劃與後勤、國際溝通、安全及保全等,通通都是內容創作工作的基本核心業務,可惜的是,由於製片環境過於複雜,導致現代科技無法妥善回應這些需求。許多軟體公司發現了製片的需求,紛紛嘗試為製片市場提供解決方案;然而,這些解決方案並不牢靠,也不夠有彈性,無法滿足我們各類型內容的需求。對 Netflix 來說,軟體原先可有可無的附加功能都成了不可或缺。我們帶頭高呼這項艱難但必要的變革,以期幫助製片軟體茁壯。

我們致力於三項重要人員計畫:時間、賦權及影響。時間:每個人的可運用資產;賦權:做出重大貢獻的感受;影響:在良好時間運用下所做出之貢獻的成效。

我們的目標是利用科技優勢,賦予創作合作夥伴力量,並為藝術創作者和工作人員,卸下絕大部分的製片管理重擔。我們充滿熱忱,希望賦予人員更多能力,讓他們在製作 Netflix 專案時得以達到最佳表現,而我們相信,只要將科技與出色的創作人才搭配運用,一定能協助所有工作夥伴發揮百分百的實力。

我們面臨了許多難題:面對積習難改的環境,採用科技處理工作並不容易落實。我們認為,成功的關鍵在於找到並開發對於製片,與製片廠環境皆有益的解決方案。而 Netflix、技術社群以及娛樂內容製作社群之間的關係便是達成目標的關鍵。

關注我們的技術部落格,未來將發布文章及更多細節,說明開發情況,以及我們接下來針對在製片及製片廠環境中運用科技所實施的策略。

-Chris

Chris Goss 是 Netflix 的製片廠技術總監

查看更多下列內容的資訊: 公司部落格

2018 年 2 月 Netflix 網路服務商速度索引

以下為 Netflix 網路服務商速度索引 2 月數據的部分重點提示。我們每月提供最新資訊,讓您瞭解哪家網路服務商 (ISP) 能在黃金時段提供最佳的 Netflix 串流體驗。 繼續閱讀

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