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一部全球性的脫口秀:《雀兒喜》背後的創新

我們上週在 Netflix 上推出了《雀兒喜》脫口秀,這部節目在很多方面都是全新的挑戰:它是第一部在全球超過 190 個國家/地區同步首播的脫口秀,也是第一部在網路串流電視播出的脫口秀,讓我們的會員無論何時何地都能用任何想要的裝置觀賞。有別於以往帶狀電視脫口秀,我們打造出的節目無論在地理或是內容上都不受國界限制。《雀兒喜》向我們團隊展現出種種挑戰,尤其在於思考如何完美呈現這個節目的特質,其中包括緊湊的播放時間、採用能滿足新鮮度又能讓消費者保持主導性的使用者介面,同時還要確保雀兒喜直言不諱和大膽的挖苦幽默特質不會因為翻譯而走味。讓我們來看看以下幾位專家怎麼說:


透過翻譯,將幽默傳到全球

Tracy Wright,Netflix 內容營運部門總監

「在 Netflix 你可以暢所欲言!」~ 雀兒喜·韓德勒

是的,沒錯,雀兒喜可以在 Netflix 暢所欲言,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但是我們怎麼確定全球的觀眾,都能了解她真正想表達的意思?在辦到這點的同時,我們又是如何持續在 12 個小時內提供高水準的翻譯呢?

首先,我們得找到出色的譯者,他們必須通曉用詞尖銳,不時雜有粗俗語言的美式喜劇,並且能在翻譯成另一種語言時,保留文化關聯性和語氣。我們測試了超過 5,000 名語言學家,選出 200 多名譯者以涵蓋 20 種即將推出的《雀兒喜》語言版本。測試的內容包括雀兒喜的《烏干達你開玩笑吧?!》、《勁爆女子監獄》,以及《紙牌屋》的字幕片段,因此我們能夠觀察譯者如何詮釋俗語、俚語、以美國為中心的政治術語和片語,如:「she’s as tough as a $2 steak」,並翻譯成不同的語言。

第二,由於在指派給譯者的 12 小時內須譯出 20 種語言,我們為了因應如此快速的交件時間,便設計了一套工作流程以和來自麥加、沙烏地阿拉伯、聖保羅及巴西等各地的譯者,建立並共用一套英文主範本。我們使用了重述的技術來達成這個目標,如此一來,便能夠現場轉錄對話內容,並在一集節目完成後,立刻加以編輯並將其轉為英文主範本;而該範本會在當晚送出進行翻譯,並在隔日早上交件。

最後,我們為了每一種語言版本,都在當集節目錄製的同時,指派了專人負責現場直播,如此一來他們可以為譯者率先找出翻譯具挑戰性的片語、文化指涉或是公眾人物,目標是為了盡可能迅速無礙地提供資訊給譯者,讓他們能提前理解內容以達到最高效率。我們會在範本中標記出並非全球觀眾都明白的字詞,例如:「Edumacate Me」、DMV、Xanax、Snapchat、Huggie Jeans,也比如「Chelsea Grammar」和「anyways」等文字遊戲或雙關並非舉世皆知,因此標記這些部分能確保我們提供譯者足夠的背景資料,協助譯者翻出切合本地文化的內容,以達到預期的效果。

《雀兒喜》是第一部在全球以 20 種語言同步播出的脫口秀。我們相信這些在地化工作中的創新能協助雀兒喜在全球拓展新的觀眾群,我們也相當期待她將帶給我們的語言挑戰。


創造直覺性的體驗

Jennifer Nieva,Netflix 產品創新部門總監

正如同雀兒喜以及製作團隊為打造這部全球同步串流的脫口秀而摸索, Netflix 的產品創新團隊亦全力以赴,讓會員在觀賞這部 [1] 脫口秀時,能享有最佳的體驗,這對所有人來說都是全新的挑戰。在我們嘗試在電視、平板電腦、筆記型電腦和手機等多種裝置上重新構思使用者介面設計時,我們問自己(和會員),觀眾希望怎麼觀賞這部節目?他們會想立刻觀賞朋友正在討論的那一集嗎?他們會在下班後放鬆之際觀賞最新一集嗎?或是,他們會想一次就看完好幾週的節目嗎?雖然我們仍有太多的問題和未知數待解,但我們確信,只要專注地創造出符合用戶直覺的使用經驗,就能更輕易地讓不同類型的觀眾用想要的方式觀賞節目。

在最初開始構想設計時,我們觀察到兩種觀眾群的期望並存:一種是對脫口秀的期待,另一種是對在 Netflix 觀賞影集的期待。在脫口秀的世界,即時性舉足輕重。觀眾會想看當晚來賓會提出哪些勁爆話題,而如果是在節目播出後才觀賞的觀眾,他們預期能輕鬆迅速地找到最新,或是討論度最高的一集。而這也帶來了一項有趣的挑戰,那就是 Netflix 會員習慣從節目的第一集開始觀賞(也就是故事的開頭)。他們知道自己可以隨時從頭開始觀賞影集的第一集,也相當喜歡一次連看數集。在 Netflix 上觀賞分集播出的節目,就像是從小說的第一章一直讀到結局為止。而觀賞脫口秀則更像是在翻閱一本雜誌,讀者只會閱讀引起他興趣的文章。

為了凸顯出最新的集數,我們顛倒了影片的顯示順序,將最新的集數放在第一排前頭。在會員看完最新一集後,我們會推薦次新的集數,如此類推。而假如會員決定從第一集從頭看起,我們也提供倒過來觀賞《雀兒喜》的服務。簡而言之,如果您喜歡看本節目,無論您選擇從哪一集開始,我們都能讓您輕鬆持續觀賞。

我們也在本脫口秀降低了集數編號的重要性,因為集數隱含了強烈的先後順序感,但是觀賞《雀兒喜》並沒有所謂正確順序,您可以隨您喜愛先看哪一集。我們在測試時發現,當我們把集數編號移到一邊,該集的來賓、主題以及內容影像則更為顯眼,觀眾會選擇對他們而言看來最有趣的集數。

我們團隊所面臨的另一項挑戰,則是如何用簡明有力的方式,向觀眾傳達影片有多新。

以脫口秀的性質來說,這種類型的節目自然與近期事件及社會議題相關,因此我們必須清楚告知會員哪些是新上線的最新集數,以及什麼時候會有新集數上線(一整年的週三、週四、週五)。雖然很多會員將會在《雀兒喜》新集數推出幾週或是幾個月後才發現並愛上本節目,但我們由衷希望其他會員也能在新集數一推出時,就能立刻投入觀賞。

雖然我們不知道集數新舊和順序對於會員選擇如何觀賞《雀兒喜》有多大影響,但是我們透過對傳統脫口秀的了解,並結合 Netflix 獨特的見解,設計出了會員的使用體驗,以此創造出我們認為符合直覺、簡單明瞭的全新方式來播放脫口秀。


步調快速的忙碌工作:3 個小時內從製片公司送到您的裝置

David Ronca,Netflix 編碼技術部門總監

Vinod Viswanathan,Netflix 媒體雲端工程部門總監

僅僅在幾年前,若要為一小時長的影片製作所有的 ~60 編碼(供網路傳遞的壓縮影片),需要花上好幾天,而且編碼失敗也是家常便飯。冗長的延誤時間和不穩定的編碼系統使得專案難以管理,而我們雖獲得授權在節目播出隔日即可在 Netflix 上推出,但作業時間只有短短 24 小時,所以也額外提高了困難度。不過,在 2012 年底我們的平行編碼工作流程問世後,我們將採集和編碼的時間縮減為 7 個小時。這項改良的成果首先在《絕命毒師》第五季進行了測試,我們有機會在美國每播出一集的隔天,立刻在英國首播。而自本技術首次亮相後,我們得以將處理時間縮短至大約 2.5 小時。

載入《雀兒喜》

《雀兒喜》的難題是將採集和編碼時間縮短至大約 30 分鐘,這表示我們只有 15 分鐘檢查每一項來源,和另外 15 分鐘將製作所需的音訊和視訊流進行編碼。為了傳遞 30 分鐘的編碼,我們在 Amazon 雲端的幾千部電腦上協調編碼工作,以執行龐大的平行工作流程。內容被切割為 30 秒的小段落,而電腦會同時處理每一個小段落,媒體工程團隊最近的工作即是利用離峰時段 AWS 伺服器較不繁忙的期間,讓我們得以有效率地迅速執行與本節目相關的處理流程。一旦編碼完成後,內容部署基礎架構便會確保編碼能在 2 個小時內,透過 Netflix Open Connect 網路傳播到全球。

以上最新的處理程序,讓 Netflix 改變了全球觀眾接收創新內容的方式,同時仍提供同樣高水準的畫質。

查看更多下列內容的資訊: 公司部落格

頁首